潮流家电网,行业冷热不均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3日

和功能型手机被智能手机迅速取代一样,传统电视的领地正在被互联网电视所侵蚀。
群邑、奥维云网、AdMaster等调研机会联合发布的《2017OTT广告投放指南》显示,2017年上半年,OTT终端(包括智能电视与盒子)保有量达到2.34亿台,与2016年相比增加2121万台,达到有线电视保有量的80%。OTT激活量达到1.26亿台,达到有线电视缴费用户的66%。预计到2020年,OTT终端保有量突破4亿台,OTT激活户数有望于有线电视缴费户数追平,实现收视格局的真正逆转。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上半年,OTT广告保持爆发式增长,仅半年时间就完成了2016年全年的量,达到10亿元,预计到2020年,OTT终端的广告规模将会达到160亿元。到了2018年3月,国内智能电视日均开机率已经达到40%,日均活跃用户首次突破5000万。
电视不再只是电视
“传统电视”是指利用电子技术及设备传送活动的图像画面和音频信号的设备,仅能承担接受信号以及输出音频、视频信号的作用。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互联网的接入,电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传统电视由于受到线缆和电视台的控制,用户对于电视节目基本没有任何点播选项,只能在特定时间观看特定的电视节目。一旦错过,只能等待下一次重播。而智能电视的出现则把电视内容的选择权释放给用户,用户可以在任意时间收看任意节目,即便是错过的直播节目,随后都可以在智能电视上观看。
直播型电视台的作用已经不再重要,电视摇身一变,从播放器成为了内容交互界面的终端。而互联网分享的便利性,也让用户完成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接触,甚至可以像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一样通过电视机进行视频内容的上行输出。
另外,人机交互方式也在发生巨变。早期的CRT黑白电视,开关、调节键、调台旋钮固定在电视机前方,由于当时电视尚属于稀缺物品,电视台少,同时电视机尺寸小,需要近距离观看,因此采用旋钮的方式控制不会影响效率。然而彩色电视出现,电视台逐渐增加,电视机尺寸变大,也随之带来了远红外无线遥控器,控制按键达二三十个之多,功能相对齐全。
当智能电视出现,电视交互也变得智能化。电视交互模式标准11键遥控器变成了主流的遥控器。采用RF射频作为无线通信,让遥控器的形状、按键种类、控制对象的种类等各方面都发生了改变。而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机交互已经不再单一地依靠遥控器,手机、语音等等开始成为更加简便的交互方式,而用户也由控制电视,转变成参与。
电视借由人工智能进入智能家居生态圈,成为了其中重要的一环。以谷歌助手为例,虽然谷歌助手以语音助手的身份进入电视操作系统中,但实际上,在国外谷歌助手几乎无处不在。在智能家居方面,它可以连接超过1000款智能家电,并对家电进行控制,如开关灯或调解空调温度、湿度等。在汽车上,谷歌助手可以进入车载系统Android
Auto上,实现听音乐、查路线,还能够和用户的手机屏幕实现互联等等。甚至,用户在家里,还能够通过电视机与汽车互联,实时观测行驶状况。
而人工智能之所以为人工智能,最主要的就是学习能力,比如记忆用户开关灯的规律,并在一段时间后,无需用户进行任何的操作,就会按照用户习惯自行开关灯等等。
内容+服务电视产业需要更多想象力
2013年,乐视推出乐视TV超级电视,依托背后的乐视网,侵入电视市场。可自由选择的内容和智能化的系统,在当时几乎可以预见互联网电视将会成为电视市场的下一个风口。在这种背景之下,传统电视厂商纷纷开始打造全新的互联网电视新品牌,企图在互联网电视进入早期分城掠地,抢占份额。
当时TCL推出旗下互联网电视品牌雷鸟,创维推出酷开等等,互联网企业也不甘落后,以小米为代表的一系列厂商也陆续推出互联网电视。随后以风行电视为代表的国家队也进入战局。一时间互联网电视沦为激烈战场,价格战四起,大有让电视市场变为焦土的气势。
实际上,经过一轮激烈的交手后,电视机传统的盈利模式已经悄然发生改变。过去以硬件为主要收入的模式已经过时,取而代之的是内容变现。这就导致了电视市场,亏本卖硬件,然后通过付费服务以及广告收入盈利的现状。基于互联网的盈利模式比传统的硬件盈利实际上更具有生命力和持久性,同时拥有更大的蓝海。
前文提到的《2017OTT广告投放指南》显示,OTT大屏用户中,同时使用网络视频的用户占比为71%,根据这一数据计算,OTT大屏独占用户为1亿人,占到15%的份额,而广告规模却远小于网络视频和有线电视,这意味着,OTT有大部分广告区域未被覆盖,也就是说,OTT的广告开发潜力巨大。
同时随着传统电视日活规模的不断下降,智能电视日活规模不断上升。点播端用户日活在点播加直播所有用户中的占比在以每年3%的增幅增长,到2020年OTT独占用户预计占到全TV的20%,届时,原本投放于有线电视的部分广告需求,将会流向OTT,进而形成庞大的广告市场。
嗅到这一风向的电视厂商,已经在内容端和服务端布局。
近日,创维电视官方发布《关于“酷开”品牌电视业务平移整合至创维全球电商中心的说明》表示,酷开网络从2018年4月1日起,正式剥离电视业务,专注构建开放统一的超级智能生态。酷开超级生态的核心是系统支持,根基是广告收入。酷开网络旗下最核心资产酷开系统以广电总局TVOS为基础,已经在为创维电视、酷开电视,以及飞利浦电视、松下电视、熊猫电视、等16个非酷开品牌进行服务。
同时将目光放在智能电视生态的还有TCL集团旗下从事智能电视平台运营业务的子公司雷鸟科技。该公司近日获得京东战略投资,而此前亦曾获得腾讯的等巨头的战略投资。
不可否认的是,在移动智能设备的冲击之下,电视的地位实际上已经被弱化。然而,不仅是电视的尺寸在越做越大,电视产业本身也在做大,作为智能生态的一个可选入口,在智能家居中成为关键一环,又或者是打造电视超级生态。实际上,电视业务依然大有可为。

“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却永永远远跟不上,飞涨的房价。给我一个小小的家,蜗牛的家,能挡风遮雨的地方,不必太大。”
北上广深的奋斗者们,尽管薪资有价,但求得蜗居背后承载的安全感却难以估价。
小米上市,千人财务自由;在格力干到退休,房子到手。对于技术出身的雷军和销售出身的董明珠来说,立一个十亿赌约,顺便给员工一点安全感,这并非难事。
但面对新经济企业和传统制造巨头这两种老板,你会选择如何拿青春换明天?
雷军吃肉,多少人能跟着喝汤?
5月3日,小米集团在港交所披露IPO文件,市场预估指出,小米将于6月底或7月初正式挂牌。此前曾有多家券商预估小米估值高达1000亿美元,德意志银行甚至给出最高1629亿美元的估值。目前,小米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持股31.41%,那么一旦小米上市行情看好,仅仅以1000亿美元市值来假设的话,雷军的身价至少达到314亿美元。
此前,福布斯官方曾2018年全球亿万富豪榜,马云、马化腾和许家印各以453亿美元、390亿美元、303亿美元的身价,位列中国三甲。有声音评论称,在小米上市后,中国互联网的BAT格局或将变为“ATM”。雷军也因此一跃成为新巨富。
对于雷军而言,2018年无疑是非同寻常的年份。上市之后,千亿级的小米在此后能否继续快速成长、如何成长成为摆在他面前的最大课题。
就以小米上市来说,创始人雷军身价暴涨同时,无疑也会有一波小米员工实现“财务自由”。有声音调侃称,“小米5500员工分得500亿股权,人均近1000万,上市半年后解禁。海淀区各楼盘喜迎接盘千人团。”
其实,互联网企业上市造富员工早已不是传说。以阿里为例,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正式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交易,成为美股历史上最大规模的IPO。有声音直指,阿里上市,让上万名员工一跃成为千万富翁。
高薪资以及随之而来的买房“优势”已经成为互联网企业吸引新鲜血液的重要福利。而作为传统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企业,格力也正试图给员工带来更多安全感。
董明珠曾感慨称“我不明白员工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买房?我要给他们安全感,解决他们的疑虑。”所以,除了时不时高调加薪外,还附带分房。董明珠甚至提出,要让八万员工每人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如果在格力做到退休,就能拿到房子。
董明珠所说的分房并非空谈,珠海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发布的《格力电器(000651,股吧)人才公寓项目批前公示》显示,格力人才公寓总规模约28万平方米。其实,早在2005年,格力电器就已出资2亿元,建立员工生活区格力康乐园,后来,又斥资4亿打造康乐园二期。
“十亿赌约”能带来多少安全感?
五年前,雷军与董明珠立下“十亿赌约”。按照约定,5年内,如果小米的营业额无法超过格力,雷军就要输给董明珠10个亿,反之亦然。
2018年年底,就到了双方赌约到期之时。回看立下赌约的2013年,小米凭借互联网手机在手机圈风生水起,其营业额才仅仅为316亿元,而当时格力的营收规模与当下的小米相差不多,营业额已高达1200亿元。
不过,到了2017年,格力电器实现营收1482.86亿元,同比增长约37%。小米则实现营收1146亿元,增幅更是高达67%。尽管单从去年营收数据来看,小米距离格力还有差距,但如果两者继续保持当下营收增速,到了2018年年底,双方赌约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在今年4月初,董明珠还公开回应与雷军的十亿赌约,她表示会请审计署对两个企业进行审计和评估,之前打的赌还是要继续履行,认真对待。而雷军也曾经公开说过,如果打赌赢了但是董大姐赖账,他就自己掏腰包1亿元分给公司员工。
“十亿赌约”并不仅仅是一个笑谈。小米与格力,作为互联网企业与传统制造业的典型代表,也成为研究中国经济引擎迭代、红利重新划分的研究样本。而这两类企业,对于一波波职场人来说,如何取舍也是重大选择。
如果回到小米成立时的2010年,很少有人会想到小米在这个夏天能够创下新的IPO记录。但在8年前,中国传统的制造业正如日中天。在2010年,中国一举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的制造业大国,后者已经在这一位置上整整待了114年之久。仅以格力为例,其在2010年全年营业总收入就超过608亿。
不过,仅仅在8年之间,传统制造企业对于职场人的诱惑似乎已经被互联网企业夺走大半。除了薪资的竞争力外,对于在互联网公司奋斗的职场人来说,公司能否上市已经成为一张关于未来的美好大饼。
轻与重,如何拿青春换明天
当然,关于房子的安全感,互联网公司也有相关福利。除了腾讯、京东、阿里等为员工买房提供大额无息借款外,小米也曾经在去年年初推出只能内部流转、购房者无法取得产权和房本的“内部房”。
一边是互联网企业的高薪资与变幻莫测的未来,一边是传统企业做到退休看似一成不变的明天,职场人的选择究竟会是什么?其实,选择不同类型的公司,要考虑的除了收入增长性外,职业生涯的可成长空间也是重要指标。而这些都与平台的可持续增长能力息息相关。
在企业转型上,作为职业经理人,董明珠在重要决策上多有掣肘。2016年董明珠提出斥资130亿收购珠海银隆进军新能源汽车,不料却在股东大会上遇挫,这也就有了那一段在网上流传的狠话:“格力没有亏待你们!我讲这个话一点都不过分。你看看上市公司有哪几个这样给你们分红的?我5年不给你们分红,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相比而言,小米似乎已在快速撕掉手机厂商的标签。目前,小米7成收入来自于智能手机等硬件收入,尽管“新零售”和“互联网服务”这两大板块只占了三成营收,但在小米的盈利上被给予厚望。雷军在最近的一封公开信中更是强调称,小米不是单纯的硬件公司,而是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
作为企业创始人,雷军通过双重股权架构在小米的表决权比例超过50%,为小米集团的控股股东,可以说,对于小米的未来发展有绝对的话语权。这也就意味着,不管小米将来选择什么样的发展规划与扩张方式,只要雷军拍板,遇到的阻力会很小。
重资产与轻模式的不同,冲向新领域转型速度的快慢之分——传统巨头和新型互联网企业之间的差异或许可以从这两个企业的对比中凸显出来。
笔者的一位朋友近期正筹谋从互联网公司跳回传统国企,理由是“三十好几干不动了”,大家拿青春换明天,最怕的是,明天未到,青春已走。

到底是真相还是错觉。今年一季度,整个家电市场的综合表现不佳,已不是什么新闻。但是来自于海尔、美的、格力,以及海信、TCL,老板、华帝等各个行业领军企业的业绩,却是依旧全线飘红。
这一度让不少家电人产生“错觉”:家电市场当前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其实,最近五年来,家电市场整体格调并未发生大的变化,那就是还在底部运行,需求不旺、增长乏力、新旧交替衔接失衡。一些家电上市公司的养眼业绩,也只是反应自身经营策略的调整,比如多元化扩张,并不能真实反应家电市场的状况。
不管中国家电市场当前是好是坏,来自各方的势力、资本和企业仍然是络绎不绝。手机起家的小米科技终于要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了,虽然七成业务来自手机,但是家电行业仍然对于这样一家打着互联网企业旗号的新公司保持警惕和担忧。LG这家韩国家电双雄在当年战略调整几乎已退出中国主流市场竞争,但是最近几年来一直想谋求家电、手机等业务在中国的复苏和反弹。同样惠而浦中国在经历调整后也在谋求于中国的重新起步。腾讯、京东相继入股TCL旗下的雷鸟互联网电视,而百度也投资创维旗下的酷开大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