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诊快递,快递终端派送环节之步骤优化方式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6日

今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在施行之初曾被寄予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痛点”的厚望,但记者调查发现,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快递最后一公里的“痛点”仍旧在延续,收件人难以在第一时间当面签收、代收点责任界定不清、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尚未找到稳定可靠的赢利点等因素成为“痛点”难除的症结所在。

双十一的全民狂欢狂欢,让小编整整吃了一个月的土。好不容易熬到月初,拿到粮饷,面对双十二的诱惑,依旧无法自拔,深陷其中;接下来,又是一段吃土的苦日子。

“双11”过后,快递配送最大的压力都集中在投递末端,全行业正在积极探寻多元方式解决。城市的社区的“最后一百米”、乡村的“最后一公里”到快递进校园工程,以住宅投递、智能快件箱投递和公共服务站投递等模式互为补充的末端投递服务新格局已初步形成,不仅减轻了快递配送的压力,还和电商发展互促互进,提升了消费体验。

代收点责任难界定

在全民的网购狂欢中,快递包裹量也创出了一个新高,双十一期间全国快递量18.82亿件,双十二当天,快递揽收3.22亿件。快递已经不知不觉成为我们每个人日常所离不开的基础服务。

社区配送打造智能服务平台

国庆节假期后,家住省城洪家楼南路的刘先生来到小区门前的快递代收点果蔬店,认领自己“已签收”多日的快递,却未见自己快递的身影。再三向果蔬店店主确认后,刘先生只好无奈的转身离开。

而快递到底是怎么送到我们手中的呢?

出门三五百米,就有一家社区便民快递服务平台,融商业服务、社区服务、快递服务和电商平台于一体,这样的服务你体验过吗?在重庆,就有这样一家智能社区配送服务平台。

由于整个国庆节假期都在老家,刘先生无法在第一时间领取自己的快递。“这已经是我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丢的第四个快递了”。

小编有幸,参加了一次搬砖派件活动,深入前线,了解了整个快件终端派送环节,并有自己的一点点见解。

这一社区服务平台由企业与菜鸟驿站合作搭建。近3年来,合作店铺在重庆已经扩展到900个,平均一家门店能服务3000人左右,其中有200家门店为老人、孕妇等行动不便人群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而同样是因为无法在第一时间领取快递,家住省城北部某小区的张先生还曾与代收点的便利店店主发生争执。今年夏天,张先生福建的好友给他寄来一箱当地的水果,由于快递员电话通知张先生时,张先生和家人都不在家中,只好让快递员将水果暂存在小区内的便利店,但当晚当张先生支付完一元的代收费后却发现盛放水果的泡沫箱已经被人打开,里面的水果也有被翻动的痕迹,生气的张先生第一时间拨通了快递员的电话,但快递员坚持声称任何快递在送到收件人的手中前都是完整无损的,张先生便继而向便利店店主“问责”,一场争执便发生了。

图片 1

日常保证一定的快件量,平台才能得以经营下去。平台通过与圆通、申通、中通等7家快递公司建立稳定的合作关系,资源整合率超过60%。目前,平台日均派件量约35万单,寄件6万多单,平均每家门店收发快递约400件。今年“双11”期间,快递峰值达120万单。

记者发现,在收发快递过程中,类似的情况并不在少数,根据省城某快递公司的统计,现阶段快递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包裹破损、延误和投递服务,“一直强调当面派送,当面派件的好处就在于,可以先验货再签收,有问题直接反馈”,该公司负责人说道。

一、派件方式

在快递服务融入社区的基础上,平台打造当地特色产品精准营销平台,融快递和电商业务于一体。今年5月,平台推出电商项目“一站生活”,支持配送服务站开展农特产品销售业务。截至10月,带动卖出苹果8000斤、牛奶500件、大米5000斤、面条10000斤、花生6000斤、枣子2000斤。

在开设有快递代收业务的小清河南路青宇超市店主乔女士看来,快递代收点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快递的保管,至于快递是否存在损坏,还需要收件人自己的检查。“帮客户代收一个快递只有一块钱,但却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要是出现快递丢失或是损坏的情况,我们和客户处理起来就会比较麻烦。”乔女士说道。

抛开收件、运输这些前置环节,我们讲讲终端派送环节。当前整个快递行业,主要有四种派件方式:

突破乡村物流“最后一公里”

齐鲁律师事务所律师崔烽认为,倘若快递的收件人选择代收点接收快递,那么代收点的负责人就应该被默认为是收件人的委托人,代收快递保管费就相当于一种契约,但在这个过程中取证的难度很大,往往会“说不清楚”,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小区的传达室和便利店拒收快递的原因。

1.上门派件

农村电商发展得好不好,快递物流配送是关键。

快递员与收件人需协同配合

以京东、顺丰、天猫为首,是最直接,最传统,也是服务质量最高的派件方式,对于快递企业的要求较高,但能获得较好的用户体验。

在重庆涪陵电商园,每天有12条物流专线,12辆物流车往返于城市和乡间,成功推动了涪陵榨菜、土鸡蛋、手工红苕粉、油醪糟、竹笋等200余种农特产品进城。通过推动“线上+线下”深度融合发展,推进涪陵农特产品打开市场、行销全国。

陈磊是省城文化西路片区的一名快递小哥,谈及《快递暂行条例》试行近半年来的落地情况以及快递最后一公里“痛点”的成因,陈磊和同行也显露出几分无奈——“真的不是我们不愿意将快递送到收件人的手上,而是收件人往往不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2.投柜派送

重庆市忠县是三峡库区重点移民搬迁县,也是唯一留存的半淹县城。在当地邮政管理部门和商务部门的共同推动下,忠县政府出台激励政策,对农村下行快件按0.2元每件的标准进行补助,并对物流体系建设资金给予50%的补贴。

自今年5月1日起试行的《快递暂行条例》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但记者走访发现,为快递最后一公里保驾护航的规定受到很多客观因素限制。

随着科技的发展,诞生了这种通过短暂寄存,用户自取的快件派送方式,能够解决不在家,不方便收件等需求,快递企业通过投柜派送,也能较为明显地提高派件效率。

目前,以县级快递物流配合中心为核心,乡镇快递服务站为基础,村服务点为支撑的三级农村物流配送体系,实现了县、乡、村三级双向物流“当日配送、当日到达”,突破了乡村物流“最后一公里”,大大降低了物流运输成本。

10日上午10时,记者跟随陈磊来到文化西路某写字楼的院内,由于该写字楼设有门禁,陈磊无法进入楼内,陈磊掏出手机给收件人打电话通知,十多个电话打下来,收件人或是“没有在单位”,或是“正在开会,不方便下楼”,最终只有三分之一的收件人下楼取件并当面验收,而对于暂时无法前来取件的收件人,陈磊只能根据对方的要求将快递暂存至指定地点或是下午再与对方联系。

3.代收取件

在此基础上,忠县的电商让利于农户,将上行农产品寄递价格从每5公斤20元左右降低至成本价4元。通过这一举措,当地农村电商销售量和快递企业的业务量均同比增长60%左右。今年夏橙发货高峰期,日均发货约10万件,豆腐乳、竹笋、蜂蜜等其他农特加工产品发货近3万件。

陈磊告诉记者,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写字楼和小区都加装了门禁,快递员只能通过电话通知收件人下楼取件,但真正能够在第一时间下楼取件的收件人却很少,其中有部分收件人虽无法第一时间取件,却希望当面验收,便会指定时间,二次送件,但快递员每日往往会有一定的任务量,若是为了几件快递而反复奔波,工作总量和工作效率肯定会受到影响。

以蓝店、菜鸟驿站、乡镇提货点为代表,性质类似于快递柜,但相比于快递柜,能够放置绝大部分快件,不受体积质量等的限制。

学生自主管理创新快递进校园模式

“所以说,大多数情况下,真的不是我们快递员不想把快递亲自送到收件人的手上,而是客观条件并不允许这样。长时间在一个地段投递,有不少收件人的名字会非常熟悉,但本人却从来没有见过。”陈磊说。

4.间接派件

学生凭学校一卡通或身份证刷卡自助取件,从进来到取完包裹,快的大概1分钟,慢的不会超过3分钟。时值购物旺季,在四川外国语大学设立的校快递服务中心,服务人员全部是勤工俭学的学生,快递派送井然有序,丝毫感受不到忙乱的氛围。

对于快递最后一公里的“痛点”,国内某知名快递企业历下三片区负责人徐先生认为,快递最后一公里不仅仅是快递企业需要解决的问题,“痛点”的解决,需要通过快递员与收件人的协同配合来共同完成。

诸如放置门口,保安亭,邻居等等,均是收件人未能及时收件,所采取的临时解决办法。

“这是目前全国第一支完全由勤工助学学生自我管理和经营的快递服务团队。”四川外国语大学副校长张季菁介绍,校快递服务中心是学校为勤工助学实体基地第一个落地项目,建立了由学校自建自营、菜鸟网络和校方共同指导下的学生自主管理的创新模式。

智能收件箱企业大多在“烧钱”

目前,这四种派件方式,基本能满足我们普通人的收件需求,将快件顺利收入囊中。而在派件过程中,收件人最核心,最关注的点,则是以下三个方面:及时性、便捷性、安全性。概括起来就是尽可能快地将快件,以最方便的形式,顺利地拿到手中。

为更好地服务全校学生和教职工、提供更及时便捷的校园生活体验、给学生提供更多勤工助学和实习实践的机会,学校于2017年开始规范校内快递市场、综合治理违规摊点、整合服务资源。目前整合了14家快递公司,成为西南地区整合度第一的校园菜鸟驿站。

近年来,智能快递收件箱相继出现在省城越来越多的小区与写字楼内,速递易、丰巢、云柜成为省城较为常见的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商,但作为解决快递最后一公里“痛点”的“技术派”,各家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商亦有着不同程度的困惑。

图片 2

在校快递服务中心,快递包裹按照编码顺序摆放,可以对应数字迅速找到包裹,效率很高。取件区域可以容纳50人同时取件,自助取走1000件包裹,大约需要半小时。相比传统取件至少要两小时,极大地提升了效率。

记者走访发现,智能快递收件箱在学校、办公区域等人员密集区域的使用率非常高,个别地区能达到80%以上,不过,在不少老式小区以及人口相对分散的地区,却一直难觅智能快递收件箱的身影。

而目前,各家快递企业服务质量高低不均,主要分为四个档次:

菜鸟网络西南地区负责人介绍,菜鸟网络为学校提供智慧物流整体解决方案,提供技术、团队培训指导。通过菜鸟网络的云监控,所有的快递数据实时传递到邮政管理系统,保证开箱验货、实名寄件等安全前提。目前中心的场地有105组货架,最大存储量达1万件。

入驻历城区水天福苑小区的某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投资回报率低是智能快递收件箱推广所要面临的首要问题,智能快递收件箱的供应企业在选择入驻地点时会综合考虑当地的人口密集程度和人口结构,导致目前智能快递收件箱的分布不均,此外,即便入驻了自认为合适的地点,推广之初的“烧钱”也是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所要经历的必经阶段。

第一档:顺丰

学校资困助学中心副主任向梦说,校快递服务中心吸纳了176名勤工助学学生,其中40%的学生来自贫困家庭。这里的岗位设有总负责人、总经理、店长,全部由学生担任,不仅靠自己的劳动获得一定报酬,还在走入社会之前接受了切实的职业教育,也让资困助学工作实现了从“保障型资助”向“发展型资助”的转变。(新华社记者
赵文君)

在历城区清河新居小区记者看到,
小区内的智能快递收件箱尚未用满,但还是有不少小区居民指定快递员将快递送至传达室暂存,这其中又有何原因呢?据了解,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后期往往会采取双向收费模式,一是向用户收费,二是向快递公司收费,而在部分收件人看来,“额外花钱的买卖我不愿做”,此类现象便进一步延缓了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的资金回流。

高质量服务,尊重客户声音,响应客户需求,但与此同时,价格也明显较高。

本文转自新华社,并不代表中国(

此外,作为近年来的新兴产业,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行业的竞争也较为激烈,通常情况下,不少小区物业只允许一家智能快递收件箱供应企业入驻。历下区某大型社区物业公司人员告诉记者,由于牵扯到小区公共空间的使用问题,物业公司对于智能快递收件箱的入驻都会比较慎重,“即便是增设一组同一家企业供应的收件箱都未必能够得到全体业主的同意”。

第二档:京东、天猫

面对快递最后一公里这一“久治不愈”的“痛点”,不少快递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快递最后一公里如何解决”这一困扰快递行业与消费者的问题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恐怕还将会持续,因为看似简单的一个社会现象并非是快递企业单方面能够解决和完善的,更绝非是一纸条文便能够杜绝的,目前来看,“痛点”的解决还需要社会公共力量的渗入。

依托电商平台,可通过仓库等形式,提高时效,服务质量也尚可。

本文转自鲁网,并不代表中国(

第三档:四通一达

电商平民快递,体验普通,基本满足收件需求。

第四档:邮政及其他小型快递企业

时效慢,服务差,深受吐槽。

图片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