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舟的乐视电视和病入膏肓的乐视网,LG电子Q1营业利润增两成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6日

七年的时间,可以让全身的细胞更新一遍。二次创业进入第七年,张昭与乐视却渐行渐远。3月27日,“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由表及里地贯彻“去乐视化”。
次日晚上,记者在朝阳公园附近的一栋三层办公楼里,见到了张昭。一年前,他带着影业公司从乐视大厦,搬进这片朴素的办公区,这之前曾是乐视体育的办公场所。
记者进门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园区门口值班大爷并没多问,直接按起简易栏杆放行,同时猛吸了一口烟强调,“停车一个小时5块钱,你什么时候出来”。这个价钱比停在街边,要便宜不少。
过去两年中,这家公司从“乐视影业”变为“乐创文娱”,估值缩水近70%。其背景是整个文娱产业蓬勃兴盛,独角兽层出不穷。通过冰冷的数字,很难想象,过去一年里,这家公司经历了什么。
黑暗,孤独,估值缩水。张昭毫不避讳,他将这段时间称为“至暗时刻”。
熬过泥沼
时钟接近21点时,乐创文娱三层办公室里,仍有几组员工在开会,“一定要快速收集观众反馈”。记者在会议室等待张昭,隔壁的讨论声不时传来。
记者见到张昭前,他刚刚结束一场会议和一个专访,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疲惫。办公桌上硕大的烟灰缸尤为显眼,里面堆满了烟蒂。“一天两包”是他现在正常水平。
“最近(指乐视网陷入困境后)的确抽的多了,”他笑着说。实际上,采访过程中,无论记者抛出怎样的问题,他都始终保持着微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过去两年,乐视影业两次注入上市公司,均以失败告终,资金压力巨大。作品方面表现平平,《长城》、《奇门遁甲》票房不及预期,老搭档《熊出没》背后的深圳华强,也于2018年春节档投奔了光线传媒。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还要补血上市公司,公司一度陷入泥沼。
最为直接的表现是,公司估值从98亿元迅速降至30亿元。“怎么会没有压力,有时候半夜起来睡不着,她就陪我抽支烟,静静的呆一会。”张昭说,更多的时候还是自己承受,他有个习惯,每天回到家,要在书房中静坐一会,总结一天的得失经验。
这时候,张昭的辩证的哲学思维又体现出来了。虽然乐视风波将他的人生升级为hard模式,但他依然认为,自己的收获巨大。
“经过乐视这事,比我读3个MBA还要管用。按老孙的话来讲,这事MBA教材编都编不出来。在这种局面下熬过来后,第一,内心会愈发强大;第二,对公司形态、资本的问题认知更加清楚,比MBA教你的还要清楚。”
张昭说:“困难永远是你的学校,虽然乐视这本教科书,我们到现在还没读完。”
记者问:“读到一半的时候,心里有底吗?”
张昭哈哈一笑,说“没有。”在那个舆论环境下,眼前都是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感受,对他来说,那就是至暗时刻。
“焦躁是很焦躁的,因为不确定性太多了,我们真的是在熬。干这事,就是挺挑战的。这也是我们过去的企业文化,我们经历的困难太多,所以养成这种气质,抗压能力强。”张昭一边笑一边说,自己就是特别能抗压的代表,已经习惯了焦虑的生活。
因为他认为,不能轻易撒手。“背后还有股东,总得有人来承担这些。” 断臂求生
幸好,张昭告别贾跃亭的同时,迎来另一位晋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乐视危机中,孙宏斌拉了张昭一把。“他把乐视仅剩的价值,分拣出来了。”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
在融创的支持下,“乐视影业”也着手脱离乐视体系,两次更名后,如今的“乐创文娱”正在彻底切断与乐视网的关系。每一次更名,都是与乐视系统的一次切割。虽然张昭仍在乐视网管委会主任,但他表示,“我只是负责做战略以及战略落地,业务层面都是他们在做,具体的我不了解。”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张昭认为必须放弃一些东西,才能走下去。乐创文娱放弃的,是自身估值。“黑暗中,当你把估值降下来了,你的火把就亮了,大家就看见了。
曾出品过《归来》、《熊出没》、《小时代》系列,乐创文娱当前30亿元的估值无疑是白菜价。在张昭看来,投资人对价格并无顾虑,大家的顾虑无非是与乐视的关系,一旦看清影业与乐视划分清晰,价格就不再是问题。
他反复强调,现阶段估值多少不重要,把估值降下来,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因为受到乐视风波牵连,公司团队必须做出转型,因此,他决定把受伤的胳膊砍掉,换取重生的机会。
敢于放弃,才能往前走。张昭说,“有正反的例子做榜样,比如王老板果断砍掉一些业务,比如孙总愿赌服输;当然也有反面的例子,比如乐视这件事,如果你敢断臂,真的不至于到现在这样。该断就断,这也是我向大佬们学习到的,估值下来还可以上去。如果你不舍得让他下来,那就没有未来了,连今天的价值都没有了。”
“我们有这个自信,今天降下来,未来还是能做回去。”他一直是个有生存危机的人,短期来看,梳理关系后,乐创文娱会选择一部分企业进行融资。长期来看,张昭的目标仍是资本市场。
实际上,十年前,他就在提独立上市。但是,无论是光线传媒,还是乐视网,影业部门被划作集团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融创时代,让张昭再次看到了独立上市的希望。
旗手重生
张昭是注定要被记入中国电视史的,不仅因为中国五大民营影视公司中,有两家都出自他手;更是因为他的传奇经历,完成了无数次从0到1的开拓。在中国影视历史中,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如此执着。
人生中有诸多选择,张昭总是与常人不同。20世纪80年代初,张昭进入复旦大学,受到工科出身的父母影响,他选择了信息科学专业。技术代码没有阻挡内心文艺情怀,大学毕业后,受“思想救国”思潮影响,叛逆少年张昭转身投向哲学系。
此后,张昭每次做出艰难的选择,大家总会归咎于其“哲学”思维。张昭觉得,并不尽然。无论如何,哲学硕士没有满足文艺青年悸动的内心,毕业后他决意赴美深造,在纽约大学攻读电影制作硕士学位。
美国留学的日子,不但改变了这位年轻人的人生轨迹,也帮助他树立了明确的目标、给予了他强大的自信。1994年,张昭导演的《木与词》获得奥斯卡学生奖,同时也顺利拿到了绿卡,好莱坞近在咫尺。
1996年,电视里循环播放《北京人在纽约》,而张昭接到了上影集团的邀请电话,他决定回国做导演。没想到回国后,第二部影片就为他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句号。中美合拍科幻片《太空劫持》,遭遇票房滑铁卢,总票房仅100多万元。
张昭彻底懵了。那个年代,最火的电影是《甜蜜蜜》,电影一线思潮聚集香港,中国内地市场还未完全打开,整个行业百废待兴。“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总有种英雄主义情怀。拯救中国电影行业,不能埋头‘造车’,还是得先‘修路’。”他说。
于是,导演张昭,变成了企业家张昭,他加入国务院新闻办下属单位任职副总裁。
2004年,张昭被王长田办公室抽屉里一份“母亲牌”饺子俘虏,抛弃国企光环,留在光线传媒做艺术总监。那是电视业鼎盛时代,在11个人的内部会议上,王长田提出做电影,只得到张昭一人支持。张昭为此“舌战群儒”,顶着压力创办光线影业,开创了中国电影发行的“地网”模式,造就中国影史上一家伟大的电影公司。
就在一切都已步入正轨时,年近50岁的他再次做出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二次创业。2011年,张昭创立乐视影业,出任CEO。当时,中国电影刚刚跨越百亿门槛,乐视影业刚成立不久,光线传媒上市在即。张昭说,他看好互联网,而互联网影视,在乐视可以做,当时的光线却不行。
当时,《好莱坞报道》用整版篇幅刊文介绍张昭和他的乐视影业,称他为“中国电影产业升级的‘文艺复兴式’旗手”。而张昭的目的很明确,他要做互联网时代的中国迪士尼。
如今一位张昭曾经的下属感叹,如果王长田能早一些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或许乐视影业就不曾辉煌;如果贾跃亭没有大兴造车计划,或许乐视影业已经成功上市,完成另一重超越。
2015年,光线与360合作搭建“先看网络”失利。随后快速将互联网战略重心放在猫眼身上,或许彼时王长田心里,才真正理解了张昭的选择。
不过,乐创文娱这一次,有融创鼎力支持,张昭不是从零开始。 再次出发
作为乐创文娱的大股东,融创给予张昭相当大的支持。虽然孙宏斌并非影迷,但在他眼中,内容是文旅板块的基石。在融创中国的文旅计划中,主题乐园有26个,涉及200万平方米。这是张昭“迪士尼计划”的核心。
在近期融创中国的业绩说明会上,孙宏斌表示,投资乐视是将来做准备是转型,这是转型的代价,未来为继续看好大消费板块。“文旅板块是诗和远方,我们投资的就是诗和远方。”未来会继续增资乐创文娱。
融创即将成立文旅集团,和地产独立运营长远规划。融创中国副总裁兼联席公司秘书高曦表示,融创现在和万达文旅城13个项目合作规模达957万平米,将是中国文旅地产最大持有者之一。
张昭觉得,运气来了。
今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改革后,国家旅游局与文化部合并,组建文化和旅游部。不再保留原文化部、国家旅游局。
“你突然发现,文化和旅游结合在一起了,所有的东西都对了。所以,我觉得真的是运气来,挡不住。”按照张昭描述,未来文旅规划已有初稿,今年上半年,会逐一宣布。张昭背后不仅有“老孙”,还有万达“老王”的鼎力支持。
在某种程度上,互联网张昭,又到了一个新赛道,与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一起争夺实景娱乐、电影小镇的市场份额。不同的是,万达、融创的文旅城,都将作为乐创文娱未来的内容产品的延伸承接区。
张昭要做的,就是抓紧内容。2013年,张昭提出分众概念,当时他的侧重点是小镇青年。如今,他将重点放在中产阶级身上,过去的“屌丝”已经升级“中产”。未来,新中产家庭是乐创文娱的主赛场。
做电影不能只七年的时间,可以让全身的细胞更新一遍。二次创业进入第七年,张昭与乐视却渐行渐远。3月27日,“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由表及里地贯彻“去乐视化”。
次日晚上,记者在朝阳公园附近的一栋三层办公楼里,见到了张昭。一年前,他带着影业公司从乐视大厦,搬进这片朴素的办公区,这之前曾是乐视体育的办公场所。
记者进门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园区门口值班大爷并没多问,直接按起简易栏杆放行,同时猛吸了一口烟强调,“停车一个小时5块钱,你什么时候出来”。这个价钱比停在街边,要便宜不少。
过去两年中,这家公司从“乐视影业”变为“乐创文娱”,估值缩水近70%。其背景是整个文娱产业蓬勃兴盛,独角兽层出不穷。通过冰冷的数字,很难想象,过去一年里,这家公司经历了什么。
黑暗,孤独,估值缩水。张昭毫不避讳,他将这段时间称为“至暗时刻”。
熬过泥沼
时钟接近21点时,乐创文娱三层办公室里,仍有几组员工在开会,“一定要快速收集观众反馈”。记者在会议室等待张昭,隔壁的讨论声不时传来。
记者见到张昭前,他刚刚结束一场会议和一个专访,看上去却没有丝毫疲惫。办公桌上硕大的烟灰缸尤为显眼,里面堆满了烟蒂。“一天两包”是他现在正常水平。
“最近(指乐视网陷入困境后)的确抽的多了,”他笑着说。实际上,采访过程中,无论记者抛出怎样的问题,他都始终保持着微笑,似乎心情很不错。
过去两年,乐视影业两次注入上市公司,均以失败告终,资金压力巨大。作品方面表现平平,《长城》、《奇门遁甲》票房不及预期,老搭档《熊出没》背后的深圳华强,也于2018年春节档投奔了光线传媒。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还要补血上市公司,公司一度陷入泥沼。
最为直接的表现是,公司估值从98亿元迅速降至30亿元。“怎么会没有压力,有时候半夜起来睡不着,她就陪我抽支烟,静静的呆一会。”张昭说,更多的时候还是自己承受,他有个习惯,每天回到家,要在书房中静坐一会,总结一天的得失经验。
这时候,张昭的辩证的哲学思维又体现出来了。虽然乐视风波将他的人生升级为hard模式,但他依然认为,自己的收获巨大。
“经过乐视这事,比我读3个MBA还要管用。按老孙的话来讲,这事MBA教材编都编不出来。在这种局面下熬过来后,第一,内心会愈发强大;第二,对公司形态、资本的问题认知更加清楚,比MBA教你的还要清楚。”
张昭说:“困难永远是你的学校,虽然乐视这本教科书,我们到现在还没读完。”
记者问:“读到一半的时候,心里有底吗?”
张昭哈哈一笑,说“没有。”在那个舆论环境下,眼前都是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感受,对他来说,那就是至暗时刻。
“焦躁是很焦躁的,因为不确定性太多了,我们真的是在熬。干这事,就是挺挑战的。这也是我们过去的企业文化,我们经历的困难太多,所以养成这种气质,抗压能力强。”张昭一边笑一边说,自己就是特别能抗压的代表,已经习惯了焦虑的生活。
因为他认为,不能轻易撒手。“背后还有股东,总得有人来承担这些。” 断臂求生
幸好,张昭告别贾跃亭的同时,迎来另一位晋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乐视危机中,孙宏斌拉了张昭一把。“他把乐视仅剩的价值,分拣出来了。”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
在融创的支持下,“乐视影业”也着手脱离乐视体系,两次更名后,如今的“乐创文娱”正在彻底切断与乐视网的关系。每一次更名,都是与乐视系统的一次切割。虽然张昭仍在乐视网管委会主任,但他表示,“我只是负责做战略以及战略落地,业务层面都是他们在做,具体的我不了解。”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张昭认为必须放弃一些东西,才能走下去。乐创文娱放弃的,是自身估值。“黑暗中,当你把估值降下来了,你的火把就亮了,大家就看见了。
曾出品过《归来》、《熊出没》、《小时代》系列,乐创文娱当前30亿元的估值无疑是白菜价。在张昭看来,投资人对价格并无顾虑,大家的顾虑无非是与乐视的关系,一旦看清影业与乐视划分清晰,价格就不再是问题。
他反复强调,现阶段估值多少不重要,把估值降下来,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因为受到乐视风波牵连,公司团队必须做出转型,因此,他决定把受伤的胳膊砍掉,换取重生的机会。
敢于放弃,才能往前走。张昭说,“有正反的例子做榜样,比如王老板果断砍掉一些业务,比如孙总愿赌服输;当然也有反面的例子,比如乐视这件事,如果你敢断臂,真的不至于到现在这样。该断就断,这也是我向大佬们学习到的,估值下来还可以上去。如果你不舍得让他下来,那就没有未来了,连今天的价值都没有了。”
“我们有这个自信,今天降下来,未来还是能做回去。”他一直是个有生存危机的人,短期来看,梳理关系后,乐创文娱会选择一部分企业进行融资。长期来看,张昭的目标仍是资本市场。
实际上,十年前,他就在提独立上市。但是,无论是光线传媒,还是乐视网,影业部门被划作集团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融创时代,让张昭再次看到了独立上市的希望。
旗手重生
张昭是注定要被记入中国电视史的,不仅因为中国五大民营影视公司中,有两家都出自他手;更是因为他的传奇经历,完成了无数次从0到1的开拓。在中国影视历史中,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人如此执着。
人生中有诸多选择,张昭总是与常人不同。20世纪80年代初,张昭进入复旦大学,受到工科出身的父母影响,他选择了信息科学专业。技术代码没有阻挡内心文艺情怀,大学毕业后,受“思想救国”思潮影响,叛逆少年张昭转身投向哲学系。
此后,张昭每次做出艰难的选择,大家总会归咎于其“哲学”思维。张昭觉得,并不尽然。无论如何,哲学硕士没有满足文艺青年悸动的内心,毕业后他决意赴美深造,在纽约大学攻读电影制作硕士学位。
美国留学的日子,不但改变了这位年轻人的人生轨迹,也帮助他树立了明确的目标、给予了他强大的自信。1994年,张昭导演的《木与词》获得奥斯卡学生奖,同时也顺利拿到了绿卡,好莱坞近在咫尺。
1996年,电视里循环播放《北京人在纽约》,而张昭接到了上影集团的邀请电话,他决定回国做导演。没想到回国后,第二部影片就为他的职业生涯画上了句号。中美合拍科幻片《太空劫持》,遭遇票房滑铁卢,总票房仅100多万元。
张昭彻底懵了。那个年代,最火的电影是《甜蜜蜜》,电影一线思潮聚集香港,中国内地市场还未完全打开,整个行业百废待兴。“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总有种英雄主义情怀。拯救中国电影行业,不能埋头‘造车’,还是得先‘修路’。”他说。
于是,导演张昭,变成了企业家张昭,他加入国务院新闻办下属单位任职副总裁。
2004年,张昭被王长田办公室抽屉里一份“母亲牌”饺子俘虏,抛弃国企光环,留在光线传媒做艺术总监。那是电视业鼎盛时代,在11个人的内部会议上,王长田提出做电影,只得到张昭一人支持。张昭为此“舌战群儒”,顶着压力创办光线影业,开创了中国电影发行的“地网”模式,造就中国影史上一家伟大的电影公司。
就在一切都已步入正轨时,年近50岁的他再次做出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二次创业。2011年,张昭创立乐视影业,出任CEO。当时,中国电影刚刚跨越百亿门槛,乐视影业刚成立不久,光线传媒上市在即。张昭说,他看好互联网,而互联网影视,在乐视可以做,当时的光线却不行。
当时,《好莱坞报道》用整版篇幅刊文介绍张昭和他的乐视影业,称他为“中国电影产业升级的‘文艺复兴式’旗手”。而张昭的目的很明确,他要做互联网时代的中国迪士尼。
如今一位张昭曾经的下属感叹,如果王长田能早一些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或许乐视影业就不曾辉煌;如果贾跃亭没有大兴造车计划,或许乐视影业已经成功上市,完成另一重超越。
2015年,光线与360合作搭建“先看网络”失利。随后快速将互联网战略重心放在猫眼身上,或许彼时王长田心里,才真正理解了张昭的选择。
不过,乐创文娱这一次,有融创鼎力支持,张昭不是从零开始。 再次出发
作为乐创文娱的大股东,融创给予张昭相当大的支持。虽然孙宏斌并非影迷,但在他眼中,内容是文旅板块的基石。在融创中国的文旅计划中,主题乐园有26个,涉及200万平方米。这是张昭“迪士尼计划”的核心。
在近期融创中国的业绩说明会上,孙宏斌表示,投资乐视是将来做准备是转型,这是转型的代价,未来为继续看好大消费板块。“文旅板块是诗和远方,我们投资的就是诗和远方。”未来会继续增资乐创文娱。
融创即将成立文旅集团,和地产独立运营长远规划。融创中国副总裁兼联席公司秘书高曦表示,融创现在和万达文旅城13个项目合作规模达957万平米,将是中国文旅地产最大持有者之一。
张昭觉得,运气来了。
今年3月13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改革后,国家旅游局与文化部合并,组建文化和旅游部。不再保留原文化部、国家旅游局。
“你突然发现,文化和旅游结合在一起了,所有的东西都对了。所以,我觉得真的是运气来,挡不住。”按照张昭描述,未来文旅规划已有初稿,今年上半年,会逐一宣布。张昭背后不仅有“老孙”,还有万达“老王”的鼎力支持。
在某种程度上,互联网张昭,又到了一个新赛道,与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一起争夺实景娱乐、电影小镇的市场份额。不同的是,万达、融创的文旅城,都将作为乐创文娱未来的内容产品的延伸承接区。
张昭要做的,就是抓紧内容。2013年,张昭提出分众概念,当时他的侧重点是小镇青年。如今,他将重点放在中产阶级身上,过去的“屌丝”已经升级“中产”。未来,新中产家庭是乐创文娱的主赛场。
做电影不能只看票房。多年来,张昭一直追求降低票房收入占比,攒IP,学习迪士尼商业模式,“你看《小时代》系列、《熊出没》系列,都是这样。因为只有IP,才能成就迪士尼产业。”
从好莱坞回国多年,一直奔走创业的张昭,站在“迪士尼”这一好莱坞最赚钱模式的肩膀上,又开始新一轮创业路。
看票房。多年来,张昭一直追求降低票房收入占比,攒IP,学习迪士尼商业模式,“你看《小时代》系列、《熊出没》系列,都是这样。因为只有IP,才能成就迪士尼产业。”
从好莱坞回国多年,一直奔走创业的张昭,站在“迪士尼”这一好莱坞最赚钱模式的肩膀上,又开始新一轮创业路。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家电与消费电子制造商LG电子周五对外公布,由于家电与电视的强劲表现,其一季度营业利润预计较去年同期增长20.2%。
根据LG电子在一份监管文件中披露的数据,2018年一季度LG电子实现营业利润1.1万亿韩元(约合10.2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9210亿韩元;一季度销售额15.1万亿韩元,较上年同期的14.6万亿韩元增长3.2个百分点。
LG电子一季度营业利润高于16家韩国当地券商给出的8857亿韩元的市场预期。
不过,LG电子并未给出各业务部门的独立业绩与净利润预测数据。LG电子将于本月底发布最终的业绩报告。
尽管今年一季度的营业利润不及LG电子在2009年一季度实现的1.2万亿韩元营业利润记录,但这却是LG电子在2009年一季度之后首次单季度营业利润超过1万亿韩元。
据市场推测,在OLED电视产品组合的支撑下,LG电子的家庭娱乐业务盈利情况得到改善。家电业务预计也在高端产品销售增长的利好下实现了更好的利润表现。对比之下,手机业务在一季度预计呈现低迷的状态。
“由于智能手机业务环境的挑战,移动通讯部门的业绩预计没有出现明显改善,”韩国NH投资证券公司表示。
行业观察人士预计,LG移动通讯部门一季度可能会出现100亿韩元的营业亏损。
2017年全年,LG电子移动部门出现7172亿韩元的营业亏损,虽然相比上一年的1.2万亿韩元营业亏损已有所改善,但整体上仍然低迷。
LG电子计划在下个月展出其新的旗舰手机G7,这款旗舰机型在支撑LG移动业务方面可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G7预计将在摄像头和语音识别功能上搭载改进的人工智能技术。
韩国大信证券公司表示,由于LG电子不断争取更好的盈利性,预计今年其移动业务的营业亏损将收窄至2036亿韩元。

当一个企业坏消息已经成为日常的时候,一旦出现一丝好消息都会被无限放大,哪怕这个消息是以讹传讹。
这句话用来形容目前的新乐视智家,恐怕再合适不过。
从2016年末乐视危机爆发开始,几乎所有与乐视相关的新闻都是负面消息。如今看到这两个,很多人首先想到的不是视频资源、互联网电视、会员费换手机,而是“不靠谱”、“欠债”以及“下周回国”……
由于身处乐视旗下,主营互联网电视业务的新乐视智家同样遭受着这样的情况,品牌形象受困、电视销量下滑,坏消息始终伴随其左右。不过,新乐视智家日前爆出了的两条新闻却引人关注,一条利好,一条有些玄机。
一喜一忧,两条新闻传递出迥异信息 先说好消息。
3月30日晚间,乐视网(4.500,-0.22,-4.66%)发布公告称,公司重要子公司新乐视智家近期拟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署《互联网电视合作项目合作协议》,新乐视智家和腾讯视频双方约定,开展客厅内容合作,腾讯视频电视版权内容将在乐视电视上呈现,双方将按约定比例对在乐视电视上通过腾讯视频内容产生的会员、广告等商业化收入进行分成。
据悉,《合作协议》的履行期限为3年,协议履行期限届满后,双方均享有优先合作权。这,似乎是否极泰来感觉。
第二条消息,则充满悬疑感。
4月3日下午,第一财经记者获悉新乐视智家的CEO张志伟处在“休假”状态,报道称这是张志伟本人向第一财经所确认的。张志伟是孙宏斌钦点的梁军之后的接班人,也是乐视电视业务的操盘手。他去年9月回归乐视,出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EO。如今,公司宣布与腾讯方面紧密合作后,操盘手却已经休假,不得不被外界赋予更多解读。
当新乐视智家与腾讯合作的消息出现后,外界的反应是一致乐观的。乐视的投资者似乎看到希望的曙光,吃瓜群众们则开始猜测腾讯为什么要蹚这趟浑水。甚至有人就此认为,是新乐视智家抱上了腾讯的大腿,有可能就此摆脱泥沼。
不过,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合作,如果结合CEO张志伟休假的现象一起分析,恐怕所谓的利好只是被过分放大了。
久旱逢甘霖?只是一滴水罢了
当我们静下心来仔细分析这份协议内容会发现,其实二者只是达成了在内容方面的合作。对此,资深家电行业观察家刘步尘对懂懂笔记表示,“其实这次新乐视智家和腾讯视频方面的合作,如果放到整个家电的大行业中来看,只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合作,二者仅仅是在内容方面达成了一定的协议。”
刘步尘强调,作为资源方腾讯需要一定的平台呈现,而新乐视智家作为电视厂商自然会成为腾讯视频的合作对象之一。不仅仅是乐视,此前腾讯视频跟其他电视厂商也达成过相关的合作。
同时,刘步尘指出,此次新乐视智家与腾讯视频达成合作,侧面也反映出目前乐视网内容资源的匮乏。“毕竟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前,乐视网可是一直以自己内容强大宣称的,乐视电视也一直以乐视网的资源作为一个重要的卖点,由此可见乐视网如今的窘境。”
由此可见,或许是因为乐视系一直负面缠身的原因,这次与腾讯的合作利好程度被过度放大了。虽然,二者合作可能会对乐视电视的销量起到一定的刺激作用,但是绝达不到重返巅峰的地步。毕竟现在限制乐视电视销量的主要原因,绝不是内容,而是乐视这两个字背后的因素。
这一滴水,可能也落不到乐视身上
除了合作本身之外,我们还需要注意的是,此次与腾讯合作的新乐视智家很有可能即将不属于乐视了。
4月3日晚间,乐视网对深交所问询函的相关回复中,有这样一句说明:公司在与金融机构等借款方融资过程中,已将所持新乐视智家股权质押,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公司将面临可能失去新乐视智家实际控制权的风险。
也就是说,一旦资不抵债,新乐视智家的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将取代乐视网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而这家位于天津的企业,正是乐视前任董事长孙宏斌旗下公司,这也就意味着融创系将会就此拿下新乐视智家。
此前,在3月25日的融创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就曾表示融创主要投资的是乐视系三个板块,乐视网、新乐视智家以及乐视影业。其中,孙宏斌透露乐视网目前早已资不抵债,几乎没有抢救的必要。其也为乐视网设定了三条退路,破产重整、卖资产还债以及退市。由此可见,孙宏斌对于乐视网早已心灰意冷。
不过,对于新乐视智家和乐视影业,孙宏斌认为还能再抢救一下。据透露,乐创文娱下一步还会增资,目前有不少感兴趣的投资者愿意给融创捧场。而新乐视智家也正在推进融资,据消息称腾讯正在与其接触。如果二者真的在资本层面达成合作,那么对于新乐视智家来说才是真正的久旱逢甘霖吧。但是,目前乐视新智家绝对算不上一个优质资产,腾讯愿不愿意趟这趟浑水,还真不好说。
另外,新乐视智家的“改姓”似乎已经注定。随着CEO张志伟“休假”消息的曝光,外界对于新乐视智家的去向也开始有了多种猜测。
对于外界关于张志伟离职的传闻,刘步尘认为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回归六个月以来张志伟并没能取得像样的成绩,乐视电视的销量没有任何增长,没有取得成绩也让其倍感失望;二是他本身参与了乐视网和腾讯的合作,对于接下来新乐视智家的“改姓”内幕肯定相当清楚。而不管是姓腾讯还是融创接盘,他的出局都成了必然,所以与其被动出局,不如主动辞职。
结束语
如今,乐视影业已经改姓融创(天津嘉睿持有40.75%的股权),新乐视智家或许也将被孙宏斌收入囊中。对于剩下的乐视网,孙宏斌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他更不想让手中的乐视影业和新乐视智家与乐视网扯上任何关系。
对于乐视网的未来,刘步尘表示:“孙宏斌的分析并没有错,而且退市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个结果。”现在,白花了150亿的孙宏斌想要反掣贾跃亭,不过目前孙宏斌的手中并没有太多的筹码。“所以,乐视网退市就成了对贾跃亭的造车事业最大打击的方法。”
至于乐视网及其投资者们想要自救,恐怕就只能希望贾跃亭“下周回国”了。毕竟,这个结无论是孙宏斌还是腾讯,都碰不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